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2|回复: 0

湖南省涟源市尹春旭:《四个苹果》

[复制链接]

8042

主题

6

听众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1-8 06:48:5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尹兴华尹城 于 2019-11-8 06:48 编辑

湖南省涟源市尹春旭:《四个苹果》

作者:尹春旭,湖南省涟源市二中教师。




   四十年前的事了。那年,外婆六十八岁,母亲四十岁,我九岁。
   母亲打发我去外婆家翻红薯藤。葡匐在地面的红薯藤蔓,茎芽一旦与土壤接触,就会长出许多须根,这些须根会“争食"叶片制造的有机物,既使能长出红薯,也是很小很小的,几乎没有什么经济价值。而把红薯藤从地面扯起翻转,就是要破坏这些须根,这样,营养物质就能全部输送到主根处,长出的红薯就大大的了。从插上红薯藤到最后收获,藤要翻几次。并且,有没有收成还要看老天爷的脸色。
   外婆家不远,大概二里多路。走过一段卵石铺成的公路,翻过一个红壤土冈,站到土冈的顶部,就看到了外婆家那栋土砖青瓦房。走下山坡,穿过几道窄窄的田埂,便来到了一条小河边。河上没桥,过河靠的是弯弯曲曲码放在水中的石礅子。
   石礅的四周布满了青苔,不过那些苔藓的绿色生长线是随四季变化、水位升降而改变的。踩着石头,一跨一跃,这是去外婆家的必修科目。清澈的河水从脚下潺潺流过,注入下游墨绿色的深潭,又打着旋涡,流向更远的未知去处。如果有小鱼小虾路过,我常会忘了正事去抓的。但这些闯荡江河,久经沙场的狠角色,似乎从未给一个初出茅庐、涉世未深的黄毛小子任何得意的机会。
   过了河,就到外婆家了。
   外婆给的劳动任务从来都不会太多。大概个把小时,一块地的红薯藤就翻完了。红薯叶的下表面并不是深绿色的,而是泛白的,绿油油的一片转眼成了白茫茫的一片。颇有成就感的,觉得自己是个了不起的魔术师,或者大手笔的油画家。事前事后色差如此分明,这差事还真做不了假,马虎应付也是过不了关的,还得一丝不苟,结结实实地弯腰、动手、流汗呢。
   任务完成,报告外婆。外婆留我吃中饭,我说要回家,娘老子招呼过了。
   “春伢崽,等下啰,带个东西回去。"
   生怕我跑了似的,外婆急急转身,一瘸一拐走进里屋,打开了那个破旧的红漆柜子。
   外婆年轻时右膝受过伤,穷乡僻壤,罪恶岁月,根本就没有正规医院可供治疗。“水师"(本地人对民间骨科医生的称呼,我至今不明白这一称谓的来源)医术太烂,没能把膝关节准确复位,留下终身残疾,所以外婆走起路来很不方便,也很吃力。
   外婆内屋床边的那个柜子,就是个神秘的聚宝盆,里面有许多宝贝。柜子虽然是外婆的,但里面的宝贝却好像从来不是外婆的,她总会把它们或公开、或私下分发给孙子,或者外孙。
   这次,外婆又会给我什么宝贝呢?
   “春伢崽,几个苹果,带回去。"我应着。“交给你娘呵。"布袋子交到我手里时,外婆又补充说。
   每次回家,外婆总要看着我过了河才进屋。跨过最后一个石礅,一跃上了土坎,我一回头,外婆果然站在屋前的土阶级里张望。
   打开布袋一看,四个苹果。比鸡蛋大点,圆圆的,绿绿的,发出鲜活的光泽。那时的农村是找不到苹果这种稀罕物的。我吃过的水果,是那或酸、或涩、或苦的毛桃子啦,苦李子啦,枇杷啦。那些门前屋后零星分布的果树,不知是土生土长的,还是祖上引种的,反正品质极差,结出的果实很不好吃。
   外婆交给我的苹果,是大舅孝敬她的。大舅鲤跃农门,在厂矿工作,生活好点,才会有我们没见过的苹果。
   忘了外婆的叮嘱“交给你娘呵",嘴馋战胜了一切,回家路上,吃了两个!该死的苹果,甜甜的、脆脆的,怎么这么好吃呢?吃了第一个,更想吃第二个,就像猪八戒吃西瓜。难怪《圣经》里都要用苹果去诱惑亚当呢。
   到了家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吃下肚的苹果无论如何是不能起死回生了,“挡箭牌“没有,“替罪羊"也找不到。真的就毫无办法,只能等着挨揍了?
   什么叫“好汉不吃眼前亏“?什么叫“错上加错"?把剩下的两个苹果也吃了,绝对算。我就是这样做的。
   几天后,母亲问我:“外婆要你带的四个苹果呢?"我低头无语。如果这节骨眼上还能编一个漏洞百出的故事来抵赖,我肯定已不可救药了。这时,我倒想坦然面对了,只希望母亲猛揍一顿,来洗刷罪过。“唉,四个都吃了。算了,吃了就算了",这是母亲关于此事的最后裁决。
   以后到外婆家,又担心又愧疚,可是外婆提都没提,好像根本就没给我四个苹果,而她柜子里的宝贝照例会让我带给母亲的。
   四十年了,那四个苹果好象一直绿着、圆着、甜着、香着。卢梭写过《忏悔录》,我就写一写四个苹果的故事吧。那些苹果本是该外婆吃的,但她省出来交给我,想着我父母、我兄弟姐妹也能尝一口,那可是大伙都有份的啊。苦厄岁月,贫穷时代,这珍馐美味却被我独吞!羞愧难当啊!
   一朋友忆起童年旧事,说某年过节,家里好不容易宰了只鸡,母亲把两只鸡腿分给了自己和妹妹。朋友狼吞虎咽吃了自己的,又把妹妹的抢过来吃掉了,父亲雷霆震怒、穷追猛打。他说从没见父亲这么凶过,而他妹妹可怜巴巴的眼神,一辈子也忘不了。觉得愧对妹妹,长大后,能帮的,尽力帮助他的妹妹。
   这位朋友是个好人。
   外婆和母亲的慈爱与宽宥胜过天上众神,胜过人间诸圣,它比皮肉之苦、筋骨之痛更加震撼心灵,催人自新。如春风,让每一株小草都不放弃成长;似清泉,让每一粒尘埃都甘愿洗心革面。
   外婆已逝去二十四年,算来一百零八岁了,母亲尚好,八十一了,我呢,半百之年。四个苹果,成了祖孙三代的善缘,也成了永远的记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中华尹氏宗亲总会 二维码 扫一扫 chinayinshi

      
    Archiver|手机版|

GMT+8, 2019-11-17 13:27 , Processed in 0.064459 second(s), 22 queries .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2.5. Theme By Yeei!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