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18|回复: 0

眼中六百年前事 一曲倾听尹月樵-追忆东北京剧名家尹月樵

[复制链接]

2万

主题

9

听众

7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4-1 07:42:1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尹春玉 于 2019-4-1 07:42 编辑

眼中六百年前事 一曲倾听尹月樵——追忆东北京剧名家尹月樵

彩色星星2017-08-12
尹月樵--京剧著名女老生、马派传人(祖籍黑龙江哈尔滨)
    尹月樵(1921-2006)著名京剧女老生演员。1948年参加革命,1950年在沈阳为毛泽东同志演出,受到亲切接见。1953年参加中国人民赴朝慰问团,冒着敌机轰炸,为志愿军演出,荣立二等功。1960年拜马连良先生为师,代表剧目有《九件衣》《新美人计》《港口驿》《海瑞背纤》《十道本》《辕门斩子》等。
不爱人民爱绣袍,由来酒色误英豪。
眼中六百年前事,一曲倾听尹月樵。
    这是已故著名书法家沈延毅先生在1958年观看新编京剧《新美人计》后即兴口占的绝句,其中沈老还写到“(一九)五八年,人代大会晚会观尹月樵主演《美人计》一剧,口占绝句,回忆前尘,已三十年事矣。己巳年春二月,重晤旧作,又与月樵会,都白发盈颠,感慨系之。”在沈老诗中提到《新美人计》中饰演李健之的演员,就是京剧大师马连良先生的入室女弟子、已故东北著名京剧女老生演员尹月樵。
唱河北梆子的她迷上马派艺术
    尹月樵原名刘金喜,1921年1月13日出生在北京一个工人家庭。由于幼年因父丧母嫁而从养父姓尹,她的养父尹子斌是河北梆子的老生演员,所以9岁的她便开始随戚富奎、周富贵等老先生学习河北梆子的花旦、青衣和刀马旦。由于家境艰难,此时的尹月樵不得不一边学戏,一边想办法挣钱贴补家用。尹老师挣钱贴补家用的方法在那个时代被称为“串巷子”,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卖唱,因而,10岁左右的尹月樵便在家人的带领下,拿着梆子开始往来于哈尔滨的茶馆酒肆和街头巷尾。及至尹月樵稍长并掌握了几出梆子旦角剧目的完整演法,并先后以花艳茹、玉无瑕、尹湘云、尹伯君等艺名流动演出于哈尔滨的安乐、华乐舞台以及石头河子等地区的剧场中唱“帽戏”,由此也开始了她长达半个多世纪的舞台生活。
    1939年,李盛藻曾携陈丽芳、李宝櫆、江世玉、高富权、袁世海等人来到哈尔滨道外十六道街的华乐大舞台演出。李盛藻先生在富连成科班学艺时,曾先后得到了蔡荣桂、萧长华、王喜秀、雷喜福等先生的亲传,可谓无戏不精,特别是由他演出的系列“三国戏”,更是让关东的京剧演员和观众耳目一新,其中也包括当时在华乐唱“帽儿戏”的尹月樵老师。在李盛藻所演出的如《青梅煮酒论英雄》、《马跳檀溪》、《六出祁山》和《苏武牧羊》等一批马派戏中,使此时还在演河北梆子的尹月樵第一次从全方面的感受到了马派艺术的独特魅力,因而也深深地喜爱并迷恋上了马派艺术,从此使她坚定信念一心改习京剧老生并学习马派艺术。随着视野的开阔,尹月樵于1939年正式在天津改工京剧老生,并先后自费向杨玉奎老先生学习了《大登殿》《辕门斩子》《四郎探母》《失街亭·空城计·斩马谡》《武家坡》《审头刺汤》《借东风》《二进宫》《法门寺》等三十余出京剧老生剧目,而且在天津的首场“打炮戏”中与京剧名家马连昆先生成功的演出了京剧《法门寺》。同年,尹月樵又以“住班”演员的身份进入沈阳的共益舞台,并正式取名为尹月樵。在此后不断的实践演出中,她还一度用当卖衣物的钱,自费向曾为邢威明先生配戏的王法樵先生学习了《白蟒台》《清官册》《打登州》《十道本》等马派剧目,进一步为其学习并实践马派艺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42年,马连良先生率李玉茹、叶盛兰、马富禄等当时“扶风社”精英到沈阳中央大戏院(原沈阳大戏院)演出。此时正在共益舞台演出的尹月樵,每天下戏后,便步行来到中央大戏院观看马先生的演出。一期下来,她先后观摩了马先生的《群英会·借东风》《甘露寺》《苏武牧羊》《十老安刘》《范仲禹》《清风亭》《清官册》《串龙珠》《马义救主》和《春秋笔》等大批脍炙人口的马派剧目。这一难得的观摩机会,不但使尹月樵最为直观地领略到了由马连良先生本人所体现的全面马派艺术,而且也使此时已学习并实践马派的尹月樵有机会得到了一个更为直接和宝贵的学习过程,正是在这一期间,尹月樵也在共益舞台开始演出《十道本》《清官册》《白蟒台》《四进士》《甘露寺》等一批马派剧目。
曾两次为毛主席近距离演出
    1948年7月,当时在哈尔滨新舞台演出的尹月樵老师参加革命,正式加入了当时由东北文艺协会筹备委员会组建的东北文协平剧工作团,成为了一名名副其实的新文艺工作者。这期间,她成功地在新编京剧《九件衣》《红娘子》中塑造了申大成和李信两个人物。1948年11月沈阳解放,尹月樵奉命随团来到沈阳演出慰问“四野”官兵,从此开始了她扎根辽沈的舞台艺术生活。1949年尹月樵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代表东北的文艺工作者到北京参加第一届全国文代会。
    新中国成立后,尹月樵又在沈阳成功地首演了《新美人计》(饰李健之),改剧曾在1950年为访苏归来途径沈阳的毛主席和周总理演出,一向爱好京剧的毛主席还在观看演出后饶有兴趣地给《新》剧提出了修改意见,而且在第二天尹月樵、秦友梅作为该剧的主演,又被请到友谊宫(今辽宁宾馆)为毛主席、周总理清唱。此外,由尹月樵主演的《梁祝哀史》(饰梁山伯)在1952年赴北京参加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由尹月樵饰演的梁山伯在大会上获得表演三等奖。
    1952年,马连良先生率马连良京剧团到沈阳、哈尔滨、齐齐哈尔和牡丹江等东北各地进行演出。在沈演出期间,马先生于离沈前夕在东北京剧院(沈阳大戏院)观看了尹月樵主演的《十道本》,向来爱惜人才的马先生事后主动托人捎口信儿给素昧平生的尹月樵,叫她来找自己。于是,尹月樵怀着兴奋与紧张的心情,来到了当时马先生下榻的东北旅社。此时“马连良京剧团”已经结束了在沈阳的演出,剧团上下正在为收拾打理启程前的物品而忙碌着,但当马先生见到尹月樵后,还是撂下了手头的事情,在简单的交谈后,在旅社的房间里为尹月樵结合唱念与锣经讲解并素身示范了《十道本》中褚遂良所有重要的身段表演及技巧要领。生平第一次与马先生近距离接触并有幸聆听教诲的尹月樵,不单在心中对此次见面留下了难以忘怀的深刻印象,更使她对《十道本》中的身段表演有了较原来更为深刻的理解与体会。
    1953年尹月樵又积极参加了赴朝鲜的第二批东北人民慰问团,并在敌机轰炸下为志愿军战士演出,荣立二等功。1956年还曾随中央慰问团到四川彝族地区慰问少数民族兄弟。1959年又随慰问团到福建前线慰问并在归来途中,在杭州第二次为毛主席清唱。
有幸得师父马连良亲传真经
     1960年夏,尹月樵随沈阳京剧院进京做汇报演出,其间尹月樵经组织介绍向于世文先生学习了余派风格的《定军山》,从于先生身上不仅使尹月樵学习到了“余派”老生的唱念方法,而且首次接触到了“钱(宝森)派”身段理论中武老生的步法以及开打中的要领。同时,作为《海瑞背纤》和《西海郡王》这两个新编历史剧的主演,尹月樵也首次登上了北京的京剧舞台,马连良先生对尹月樵主演的《海瑞背纤》给予了很高评价,也就是在这一年,尹月樵终于如愿以偿地在北京的东来顺饭庄正式拜马连良先生为师,当时到场祝贺的除了吴德泰、赵天林和唐韵笙、秦友梅、管韵华等沈阳京剧院的主要领导与演员外,还有中国京剧院的党委书记马少波同志等人,尹月樵也由此正式成为了马先生的入室弟子。但由于马先生与尹月樵平时都分别忙于各自剧院团的演出,故而尹月樵并没有更多的时间直接向马先生学戏。直到1962年“挖、抢、拜”时期,尹月樵才有机会被剧院派驻北京专门向马先生学戏,期间,尹月樵除随马先生经常到剧场观摩师傅的演出外,还有了在“古历轩”(马连良先生的书斋)直接聆听师父教诲的宝贵机会,在生活上尹月樵也得到了师母陈慧琏女士无微不至的关怀与照顾。马连良先生不仅是著名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同时还是一位具有开放和进步思想的京剧教育家,他一直反对学生们死学自己,而是善于发现学生的优点和长处,并指导学生们结合自身条件的不同情况,加以引导的学习马派艺术。马先生除了让此时已经能够独立演出的尹月樵大量观摩自己的演出,还综合尹月樵自身的优势与不足,采取“因材施教”的方法,为这名女弟子设计了专门的教学剧目——《问樵闹府·打棍出箱》,进而在做派方面为尹月樵打下了扎实的基础,这在马先生的《就任戏曲学校校长有感》一文中曾专门提到。
   “文革”以后,尹月樵老师又重新登上了辽沈的京剧舞台并成功的上演了具有马派风格的《秦香莲》《桑园会》《清官册》《群英会·借东风》《法门寺》等戏,与此同时,她还演出了《四郎探母》《红鬃烈马》《辕门斩子》和《海瑞背纤》等一批传统和新编剧目。此时虽已年近六旬的尹月樵却依然没有放弃学习的机会,此时马先生已然故去,尹月樵又向已经退休的中国戏曲学校的老生教师邢威明先生请教,其间除加工了《十道本》之外,她还向邢先生学习了《苏武牧羊》和《捉放公堂》等戏。值得称道的是,在尹月樵一生不曾间断的学戏过程中,光是《战太平》一戏,她就先后向北京“富连成”科班的刘世勋、关盛明以及山东“富连成”科班的王富岩先生(他曾得李少春先生亲授《战》剧)反复学过三次。
在继承发展中更新京剧魅力
    尹月樵是一位成长并长期演出于东北的京剧演员,因而在她的身上同样有着广泛关东京剧演员身上所具有的共性。正因于此,作为一名身在东北的马派弟子,她除了上演马派剧目外,还长期演出如《辕门斩子》《定军山》《空城计》《四郎探母》《红鬃烈马》一批高派、余派等不同风格的老生剧目,这样不仅增加了她在演出剧目上的数量,而且还在艺术上不拘一格地使自己的戏路朝着纵深的方向发展。
    《辕门斩子》是一出家喻户晓的“高派”剧目,同时也是尹月樵经常上演的剧目。她根据自己高亢脆亮嗓音条件,不仅保留了该剧原有的特殊韵味,还结合自己长期实践的艺术心得,通过对旋律、节奏和气息上的适当调节,使唱腔在原有的基础上得到了丰富,因而演来既不失原味,又独具匠心。例如在“问小姐她不在那山东潇洒,来到了宋营中她有什么话搭”完整的一句【西皮原板】中灵活地利用气息与节奏上的控制,通过轻、重、急、徐等不同的变换手段,营造出听觉上的强烈反差与对比,使唱腔听来不但收放有度、抑扬顿挫,而且也生动地表现出杨延昭面对杀到家门口儿的穆桂英时惊慌与紧张的心情。
《定军山》是一出以谭、余两派著称于世的经典靠把老生戏,也是一般意义上偏重唱工的女老生不大动的一出戏,更是马先生中年以后很少上演的剧目。尹月樵在青年时代就曾经演出此戏,而后在1960年她又重新“下挂”从于世文先生学习了余派风格的这出戏,使得她对“武老生”这一行当的表演技法又有了重新的认识,因而也是她经常演出的剧目。
    除此之外,尹月樵还在自己演出的新编戏中根据马派的风格设计唱腔、念白和身段表演,结合自身条件予以展现。她曾结合李盛藻在《青梅煮酒论英雄》中“菜园子”一场的表演,设计了《海瑞背纤》中海瑞的第一场表演,并根据《胭脂宝褶》中朱棣的【二黄三眼】“老王爷登大宝一统天下”和【四平调】“适才间离却了皇宫内院”的唱腔旋律为基础,与《海瑞背纤》的唱腔设计徐文谟先生共同设计了这一场中海瑞的“我自从到淳安正印执掌”和“愿朝臣俱是那皋夔伊傅”的【二黄三眼】和【四平调】唱腔,用自然含蓄、洒脱俏美的马派风格恰到好处地体现此时海瑞欣逢老母六十寿辰内心的愉快心情以及对国事的美好愿望。
她心中有一本报恩的“良心账”
    离休前的尹月樵还走上了戏曲教学的讲坛,把自己平生所学以及在舞台上积累的宝贵经验无私地传授给了青年演员。今天活跃在京剧舞台上的优秀马派再传弟子朱强,最早是沈阳京剧院少艺班的一名学员,毕业后分配在沈阳京剧院一团做老生演员。无论是在戏校学习时期,还是在剧团工作阶段,朱强都是尹月樵的学生,因而在尹月樵生前朱强也一直称她为“师父”。朱强在调入北京京剧院之前,尹月樵不仅把自己的艺术无私地传授给了他,而且还曾带领朱强去向邢威明先生请教自己不会的马派戏。对朱强,尹月樵不仅教戏,而且还主动负责看功,督促、监督朱强每天扎靠、穿厚底儿地跑正、反场各三十圈儿圆场。用尹月樵的话说,跑圆场不仅可以磨炼演员脚底下的功夫,而且还能够锻炼演员在演戏过程中有充沛的气息供唱念使用。而今的朱强已成为马派再传弟子中的翘楚,这其中毫无疑问地倾注着尹月樵的大量心血。
    尹月樵老师是一位从旧社会走过来的没有社会地位和最普通的底层演员,可以说一个昔日艺人所没有的尊严、荣誉以及社会地位,都是她自1948年7月1日加入东北文协平剧工作团,开始参加革命工作才开始获得的,因此她对党和祖国有着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深厚感情。“受人点水之恩,必当涌泉答报”是尹月樵生前经常说的一句话,正是有了这样一种思想感情,才使尹月樵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工作来报答党和人民对自己的培养。晚年的尹月樵曾不止一次对我说:“像我这样的演员跟金少山怎么比?在过去金少山又当如何?所以今天我知足!人不能忘本……”,从中不难体味出,在尹老师的心中有一本属于她自己的“良心账”。
    京剧是角儿的艺术,京剧艺术的辉煌固然在于以京、津、沪等地好角如林的推动与促进,但客观地看,这并不足以支撑起20世纪中国京剧舞台整体艺术水平的推进。因此,我认为有义务,有必要向今天仍在关注京剧发展的有识之士介绍在东北的京剧舞台上曾经有过这样一位德艺双馨,令人怀念的老艺术家——尹月樵。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中华尹氏宗亲总会 二维码 扫一扫 chinayinshi

      
    Archiver|手机版|

GMT+8, 2019-11-16 04:58 , Processed in 0.075111 second(s), 22 queries .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2.5. Theme By Yeei!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