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98|回复: 0

辽宁大连尹松涛(梅村):坎坷的一生

[复制链接]

2万

主题

9

听众

7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2-28 22:21:2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尹春玉 于 2019-2-28 22:21 编辑

辽宁大连尹松涛(梅村):坎坷的一生


     尹松涛(梅村),原辽宁省大连罐头厂干部,祖籍山东省广饶县广饶街道十九村(尹蔡村)。
(山东)广饶尹湖庄园和我的一生(解密)
山东省广饶县广饶街道十九村(尹蔡村)
    我生长在地主家庭,又是有名的尹湖后代,在面临着改朝换代、社会交替的重要关头,摆在个人面前的道路,到底怎样走法,这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我生于1909年,先读于县立初等、高等小学。1927年我18岁时毕业于青州十中,与广饶县早期共产党员任天纵、成肇基同为十中同学。他们走上了革命的道路,而我图于富家保宇思想的羁绊不能自拔,下学后重归旧路,便在我家店铺“裕源号”学做生意,做着发家致富的招财梦。
    “七七”事变以后,时日寇向内地入侵,全国人民面临着国破家亡的境地。我的妻弟杜振东,在济南办《济南新报》,日寇不断进犯,形势日趋吃紧,他与在一起办报的王君、王育民回到我家。随着形势的急剧恶化,地方上的掌权人物惶惶不可终日。土豪、劣绅、恶根蒸鑫欲动,都想打着抗日的招牌,敛枪枝拉队伍。时常往来于我“裕源号”的杜振东等人,也积极准备起事。1938年10月8日(旧高人月十五日),杜振东、王君、王育民、傅顿等(以后听说是刚派来的县委书记)等人,正在“欲源号”铺子里以喝酒为名开会,李衰秋部的吴广城带着两个士兵来了,傅顿吾和王君趁机逃脱,吴广城把杜振东和王育民带走了,先带到尹蔡,后又带到城里押了起来。因李寰秋和杜振东早拉过抗日自卫团,我又是杜振东的姐夫,与李寰秋早就认识,这天我听说李寰秋在“裕成号”刘铭佐经理处,便去找李问捕杜振东的事,李说“不知道”。后来听说押到监狱了,我便去给他们送饭。几天后我又去找李,李说:“叫杜振东写一个检查材料就释放他。”我和杜说了,杜说:“我有罪就枪毙我,无罪就释放我。”态度生硬,不写检查材料。李又跟杜要枪,杜说:“我的枪早已给你啦。”就这样僵起来了。后来,杜的父亲找上他侄子杜振川,杜振川又找人把杜振东保了出来。临释放前,李寰秋把杜振东和王育民带到“裕源号”铺子,我要求把王育民一块放了,李衰秋不同意,他说:“王育民是反省院的副主任,在广饶县性命保不住,以驱逐出境的名义送他走。”王育民走前,我给了他30元钱和一辆自行车,李寰秋的人押着走了。后来听我.走到广、临边界时,李寰秋的待卫队长骑马就上把王育民枪毙了。
    有一次,李寰秋去找我说:“你们把杜老四(指杜振东)保出来,他到处胡跑乱窜,叫他来我这里干不是一样么?”我说:“我去告诉他。”我找到杜,说了李寰秋的意见,杜说:“我到他那里找死吗?”根本不理会他。李资秋见共产党地下组织到处宣传,发动群众抗日,迫于形势的压力,就不再问及此事了。不久,杜振东成立了抗日救亡团,时常领着人住在“筋源斋”后面的三间台屋里。我给杜4辆行车和1部收音机,还资助费用及供杜等膳食,这里实质成了杜的联络站。
    1939年1月24日(古历十二月初五),日寇进占了广侥城。因尹家富豪名声在外,我这个大名鼎鼎的尹家后代,又给杜振东做了些事情,怕受牵连,便全家去了杜家庄。过了春节,正月初五日我先去卧石,又徒步去淄河店,坐火车去了天津。我在天津时杜振东在清河区摘抗日的“一封信”活动,我接信后托傅学儒给他销去100元钱。1940年,在天津难以维特生计,我又去了济南,主要是谋求经商之道。我找上王瑞玉给我当先生,在馆驿街30号赁了间房子经营卷烟业。1942年我又去青岛,货了一间房子,仍以老“裕源号”的名义经销纸烟。这年春天,在杜振东安排下,城里人王季廉到青岛我处商谈,在天津成立了“同信诚”地下贸易栈。1943年,我又回了济南,与王季廉、李缄三成立了大中汽水公司地下贸易线,主要是为共产党地下组织联络事宜。上述两个隐蔽贸易货栈,主要由清河区出资,我也投入了部分资金,投资伪联合币20万元。1944年10月,在济南有人告密,说我是共产党人杜振东的姐夫,给共产党筹款买东西,日寇宪兵队长寺田,派兵把我逮捕了。这时我住乐山街容安里,把我押到小纬二路宪兵队地下室,一个月后,委托朋友转托三番子头任骋三说话把我释放出来。
   日寇投降后,国民党军进驻济南。1946年,因乡下燃起了反奸诉苦烽火,各县土豪、劣绅、伪顽人员也都来济避难。李郁廷在济组织“广饶县同乡会”,我也参加了。1948年济南解放时,共产党渤海区贸易局派李建民接管了大中汽水公司。1950年,杜振东在大连任关东水产局长兼关东水产公司总经理,我就去了大连,在大连罐头厂当了干部。到“文革”期间,给我戴上了地主帽子,被遣返回家劳动,1984年平反后,我又回了大连。我在剥削阶级家庭度过了前半生,后半生道路坎坷。抚今追昔,我心安理得,归宿是满意的。现在我享受着干部退休待遇,我的3个儿子和两个女儿,都已相继参加了革命工作,有的是国家干部,有的是工程师、高级经济师。我深有体会地认识到,没有共产党,人民是不可能安居乐业,国家也不可能繁荣富强的。最后,我用两句话来结束我的话题:“共产党正确,社会主义好。”(丁、善整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中华尹氏宗亲总会 二维码 扫一扫 chinayinshi

      
    Archiver|手机版|

GMT+8, 2019-11-16 04:59 , Processed in 0.051008 second(s), 22 queries .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2.5. Theme By Yeei!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