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12|回复: 0

(山东)尹宗国:《金莲为谁开》

[复制链接]

2万

主题

8

听众

7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9-1-13 06:21:5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尹春玉 于 2019-1-13 06:21 编辑

(山东)尹宗国:《金莲为谁开》

如歌岁月2019-01-02
尹宗国--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理事(山东青岛市黄岛区人)
   作者简介:尹宗国,男,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理事,年轻一代中坚定的古典派文人。长期以来,一直以“宏扬传统精神”为己任,以“复兴传统文化”为目标,一贯追求中国传统文学的阴柔之美,始终坚持流丽典雅的创作风格,在浮嚣时代的文化荒漠里寂寞而行,做着不屈不挠的抗争。
   作品散见于《中国青年》、《都市小说》、《青海湖》、《牡丹》、美国《珍珠港》、香港《中华文学》、《2014中国杂文年选》、《中国当代诗词精品选》、《中国美文:21世纪十年精品选编》、《月读》、《写作》、《当代小说》、《小小说·大世界》、《散文选刊》、《知识窗》、《新青年》、《读者》、《幸福》、《爱人》、《特别关注》、《意林》、《知音》、《百家讲坛》等中外文学刊物。
   得志当为天下雨,论交须有古人风。此生恪守圣贤明训愿为君子之儒,更愿与天下朋友天涯海角心月共明!
金莲为谁开
文/尹宗国
   不是所有的花都能开在豪门大院,落在贵人的手心。有的花开在长道,开在河岸,也有的花开在寂寞的窗前甚至与污秽为伴。
   她真的是一朵花,桃花一样艳丽,玫瑰一样芬芳,水仙一样多情,但她的名字却叫莲。
   她站在灰色的花盆前很久了,花盆很大,里面的莲花却未开。而外面的湖水中,不少莲花已绽放多日了。也许是疏于浇灌吧,抑或许盆中的莲花本来要开得晚些,她叹息一声,摘下一个饱满的花蕊,花的心,藏在蕊中,有谁懂?
   阳光照得她懒洋洋,她静静地想起那天路过门外的白衣少年,清楚地记得那少年一骑白马如风而过。她的体内突然有一股暖流,让她有种张口欲呼的感觉,但倏忽又化成一片野火腾腾燃烧起来。
   她的脸开始灿若朝霞,她的身子便随朝霞飘在了半空,悠悠荡荡地越过高墙飘向马蹄嗒嗒的方向,可她没有飘远,因为风中出现了一双黑色的手。
   其实员外的手并不黑,只是很脏而已,因为这双手不但沾过小少爷的污秽,更不止一次地把玩过太太的那双大脚。可是,这双手现在却突然伸在她眼前,确切地说,是抚上了她胸前挺拔的春山。
   “老爷,不要这样!太太看见会打死我的。”她一惊,身子一闪。员外的手是移开了,移不开的却是那瞬间难以名状的酥麻,让她几乎瘫软,是她只在梦中有过的感觉。所以,她甚至有些感激员外,但终归还是恨,员外的这双手应该去摸太太的那双大脚,而且他不是那骑马的少年。
   员外的手再次伸过去的时候,那个黄脸大脚的女人出现了。员外可以逃,她却逃不了,太太的手上有一张她七岁那年就签订的契约。太太没有打死她,要打死的是员外,把员外打得一生没敢再做一个春梦。员外明白了,她永远不会成为自己的女人。
   街上来了个卖烧饼的男人,很矮也很丑,因此而没有属于他的女人。员外吃了他的烧饼,觉得很香,回家后便作了一个奇怪的决定。他笑着撕毁了那份契约,又情愿赔上一笔嫁妆,不要那个男人一文钱而送他一个如花的女人。员外当然是想报复,但也想过,从此不必再担心被太太打得灵魂出窍了。
   上花轿的时候,员外让她带走那盆莲花,她从内心里感激员外。卖烧饼的男人也是男人,至少可以让她不再害怕黑夜,至少可以给她梦中才有的感觉。太太常说鲜花插在牛粪上,原来鲜花的命运本该如此,认命吧。她想。
   入了洞房,熄了花烛,她才真正哭了。男人点燃了她身上的野火,却没有本事扑灭,长夜漫漫,情何以堪!但男人觉得找到了幸福,他殷勤地伺候着那盆莲花,白天端到门外的阳光下,晚上端进屋里放在墙角,莲花已开,却只是开在门里门外。
   男人每天都会给莲花浇一勺水,水珠顺着莲叶滴下来,好像莲花的眼泪,男人不知道自己走后她就陪着莲花流泪。直到有一天,她在朦胧中听到另一个声音:“嫂嫂受礼。”,猛抬头,烧饼的背后出现一棵临风玉树,难道是那白马上的少年吗?她默默地凝视着,有种撕心裂肺的感觉,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莲是嫂嫂,树是小叔。这是命运的安排。
   男人的弟弟是个英雄,小姐太太们都兴奋地说。任何女人都可以爱慕英雄,唯有她不能,她静静地坐在莲花前叹息。英雄属于窗外的世界,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如那天白马上的少年如风而去。以后的日子里,她每天都站在窗前等待嗒嗒的马蹄声响起。终于,窗前又出现了熟悉的身影,她的泪珠痴痴地砸下去,砸出来一张多情的脸,却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过客长得很像英雄,但过客不会叫她嫂嫂。过客也喜欢给那盆莲花浇水,但他是缓缓地把水浇到莲叶下面,所以再也看不到莲花的眼泪。她终于知道了做女人的幸福,得成比目何辞死,只羡鸳鸯不羡仙。只有她明白,在那些梦幻般的时刻,其实是把过客当成了英雄。于是,卖烧饼的男人应该从她的世界里消失了,为了爱,女人总是可以不顾一切的。但男人至死也不明白,像他那样的人本不适合养一盆莲花。
   当英雄归来的时候,便是她和过客的末日了,她知道爱是要付出代价的,但她觉得一生的愿望即将实现。于是,当冰冷的刀锋划过她的胸膛,她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满足,终于靠在白马上的少年身上了,也终于让他看到了那颗爱他的心。她望了门外最后一眼----门外的莲花已全部绽放,终于露出一丝笑容:“我是女人,我只要女人的幸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中华尹氏宗亲总会 二维码 扫一扫 chinayinshi

      
    Archiver|手机版|

GMT+8, 2019-7-23 19:49 , Processed in 0.196819 second(s), 21 queries .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2.5. Theme By Yeei!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