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浏览更多内容! 登录 |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30|回复: 0

战场攻心计·张巡&尹子奇

[复制链接]

6808

主题

6

听众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0-11 07:40:2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尹兴华尹城 于 2018-10-11 07:40 编辑

战场攻心计·张巡&尹子奇

孤岛派对2018-09-25关注
【交战双方】张巡VS尹子奇
   【交战背景】公元757年正月,安庆绪杀死老父亲安禄山,成为叛军一把手,随后又命尹子奇为河南节度使进攻睢阳,妄图向江、淮方向发展,夺取富庶的江淮财赋重地。
   【战事亮点】纵观整个安史之乱,最为惨烈的莫过于睢阳之战:孤立无援作困兽斗,粮食短缺人肉相食。一方面忠君爱国,一方面却又吃食百姓,守军将领张巡也因此变得褒贬不一。
   睢阳我来啦!
   至德二年,起兵渔阳的安禄山,被其宝贝儿子安庆绪所杀,并让安史之乱在自己手中继续乱下去。杀死安禄山的当月,安庆绪就风风火火地上岗,命尹子奇为河南节度使进攻睢阳,意在夺取富庶的江淮之地。
   正月二十五日,尹子奇率领妫州、檀州及同罗、突厥、奚族等兵,与杨朝宗部会合,共十三万大军向睢阳进攻。负责守睢阳的是许远,文官出身。探知叛军来攻,他一面紧张布防,一面去搬救兵。
   找谁?就是凭借两千多人,连胜令狐潮四万大军的张巡。张巡闻讯,当即率领三千唐军来到睢阳,与许远兵合一处,至此睢阳守军共计六千八百人。张巡带来的人不多,但却是他的全部家当。
   睢阳城外,尹子奇的十三万大军已经安营扎寨,紧锣密鼓地为发起总攻做准备;睢阳城内,唐军守将紧握手中的兵刃,静静地等待那一刻的到来。人喧马嘶,然而却又让人觉得死一般寂静。睢阳,注定要经历一场血雨腥风。
   尹子奇仗着人多势众,堵着四个城门一顿狂攻。张巡站在城上亲自督战,昼夜不休,南霁云、雷万春等将领也是身先士卒,勇不可挡。就在这个小小的睢阳城,手握重兵的尹子奇竟夜以继日地强攻了十六个昼夜,甚至有时一天连打二十多仗,除了伤亡人数不断上升之外,没有任何进展。
   最后,他不得不扔下被人家擒获的六十多员大将,丢下两万多具尸体,领着残兵败将借着夜色,狼狈不堪地逃跑了。
   张巡初战告捷,全军气势大振。睢阳太守许远见张巡领兵打仗,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干脆把自己麾下的兵划给了张巡。每当看到这里,我都会对许远深感敬佩,这是一位文官少有的自知、气度啊。
   从此,张巡主掌作战指挥权,许远做副手,主要负责后勤保障。这对黄金搭档配合得非常好,使得睢阳城固若金汤。
   一个月后,恢复元气的尹子奇卷土重来,仍旧是十几万大军。张巡早料到他不会善罢甘休,面对重兵压境的消息,没有半点儿惊慌。
   睢阳城内,张巡一身戎装望着众将士,许久,他心情沉重地说:“身为朝廷将领,死守睢阳是职责所在。而你们跟着我出生入死,立功也得不到奖赏,也许还会丧命,我心里难过呀!”
   将士们听完这段煽情的讲话,个个情绪激动,纷纷请战。
   尹子奇眼睁睁地看着睢阳城门大开,从里面出来一队人马,约莫五千人。这是要干什么?我十几万兵力,你就五千,难不成还想来跟我火拼?
   城楼上,负责搞后勤的许远亲自擂鼓助战。战鼓声中,张巡手执战旗,一马当先。五千名将士像五千头猛兽,咆哮着扑向尹子奇的阵营。刚才还在嘲笑敌人的叛军,面面相觑、不知所措,随即四处逃散。这一仗唐军大获全胜,斩将三十余人,杀士卒三千余人。尹子奇带领手下叛军一直逃跑了几十里,丢盔弃甲,溃不成军,沿途血流成河。
   让张巡颇感意外的是,第二天尹子奇居然坚强地集结了军队,再次兵临城下。这个人颇有点令狐潮那种屡败屡战的精神啊。
   于是,张巡屡次率兵出战,时而昼夜交战数十次,屡屡挫败尹子奇的进攻,但尹子奇依然屡败屡战。就这样耗到了五月,睢阳郊外的麦子都熟了。尹子奇知道睢阳短期内难以攻下,于是减缓进攻,收刀入鞘抄起镰刀,快乐地收割麦子去了。张巡站在城头,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庄稼被明抢。
   收割完麦子的尹子奇抹去脑门上的汗珠,又马不停蹄地换上战袍,增兵睢阳,继续攻城。许远焦头烂额地跑去找张巡诉苦,张巡自信地说,看我的。
   深夜,睢阳城内战鼓隆隆,尹子奇好悬没从床上掉下来。赶紧备战,赶紧备战!叛军们个个张弓搭箭,时刻准备迎接唐军的到来。然而,让他们失望的是,紧张兮兮地等了一宿,连个人影都没等到。
   接下来几天,张巡都是夜里来通鼓,敲累了,把鼓槌往旁边一扔就去睡觉。起初,叛军们被折腾得彻夜无眠,心神晃晃。可张巡总这么干打雷不下雨,到后来,叛军们也就懒得理他了。不嫌累,你就敲呗。
   这一天,连接喊了几天“狼来了”的张巡,终于把“狼”带来了。一通鼓后,他和南霁云、雷万春等十员大将,各带五十骑兵,趁着夜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扑尹子奇大营。叛军猝不及防,唐军个个奋勇。一场混战之后,张巡再次大获全胜,杀敌五千多人。
   打了胜仗,张巡很高兴,但是作为失败者,尹子奇很郁闷,终日愁眉不展。这时,叛军联盟中一位盟友看不过去了:“为一个张巡愁成这样,至于吗?看我招降了他!”说这话的是一位胡人酋长,一个大老粗。尹子奇只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你要有这本事,你就去。
   张巡收到招降书,第一反应就是:此乃草包。对付这号人,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于是,张巡招来几十个守军,嘱咐一番,将人散去,然后来到城头,微笑地等候着那个草包。
   胡人酋长肚子里揣着和平鸽,满怀成就感地来到城下。突然,鼓声大作,竟然从护城壕里窜出十多个灰头土脸的唐朝守军。
   唐朝守军一拥而上,将其拿下。
   后面的叛军不知前面的胡人酋长因何出事,想要救人,但都被强弩射退,无法前行。过了一会儿,藏在护城壕内的唐朝守军又拉着绳索攀回城内。尹子奇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吓出一身冷汗,亏着自己没一起去,要不然也被捆成粽子了。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胡人酋长被俘之后,尹子奇多多少少也有点儿心理负担了,终日按兵不动,围而不攻,想把张巡等人生生地困死在睢阳城内。张巡明白尹子奇的动机,心里也很着急。
   忽然,他心生一计:擒贼先擒王,只要射死尹子奇,叛军群龙无首,必将退兵。
   问题是,张巡并不清楚尹子奇长什么样子。
   第二天,沉默了多时的尹子奇又开始发动小规模的进攻。张巡让守军拿出事先用蒿草秆做成的箭,纷纷射向叛军。城下叛军见城上的箭飞蝗一般射了下来都纷纷躲避。然而,不幸被箭射中的却都是一愣。原来唐军射来的,全是蒿草秆做成的山寨品。他们庆幸地捡起地上的箭,纷纷跑去报告尹子奇。
   城楼之上,张巡拍了拍南霁云的肩。南霁云会意,郑重地点点头,紧接着,手中的硬弓弓弦一声亮响,只听城下一声惨叫,有人应声落马,正是尹子奇。
   要说南霁云的箭法的确不是盖的,这支夹着劲风的利箭,不偏不倚,正中尹子奇的左眼,疼得当场晕厥。这一箭没能取他性命,却令他消停了好长一段时间。中箭后,尹子奇被叛军抬着,一退就是好几十里。
   由于尹子奇要专心养伤治病,没再攻城,使睢阳将士有了一段难得的修整良机。
   好景不长。七月初六这天,尹子奇瞎着一只眼,又回来了,这次是新账老账一块算!
   现在有几个难题正操着张巡的心。
   摆在张巡面前的老大难题就是兵员的问题。每次都说杀敌五千,杀敌三千,难道自己的兵力没有折损吗?打仗嘛,都要死人的。令让张巡头疼的是,尹子奇可以源源不断地补充兵员,而自己总共六千多人,死一个少一个,迟早要被耗死。
   相比之下,第二个问题更让人头疼——粮食问题。其实,负责后勤的许远非常能干,睢阳原本积存了六万斛粮食,足够支持军民一年之用。可许远辛苦积攒的粮食让虢王李巨盯上了。
   当时李巨率兵驻扎在彭城,睢阳在他管辖内。正值濮阳、济阴两个郡闹粮荒,李巨下令从雎阳分一半给他们。许远坚决反对,这位李巨不但是许远的顶头上司,更是皇族贵胄,惹不起啊。更让人心痛的是,济阴得到粮食后,随即投降叛军。
   睢阳守军越打越少,此时有战斗力的不过一千六百人。尹子奇又得知睢阳粮尽,他有种直觉——睢阳城指日可待!
   在保持沉默的短短数月中,尹子奇刻苦钻研,努力创新,终于推出一款攻城利器,名曰“飞云梯”。该梯高数丈,梯下装有车轮,远远望去如同半个彩虹,上面安置二百精兵,推至城下,梯上精兵便可轻而易举跳上城墙。
   为拿下雎阳城,尹子奇下血本造了上百架飞云梯。这就意味着,这些云梯一批次就能送两万兵力,爬上敌军城墙。大大提高了攻城掠池的效率。
   关于这一点,张巡根本没有在怕的。他命人在城墙上以三个为一组,对着云梯可能攻来的方向,挖了很多洞,每个洞里都安装一根长长的可活动的粗木杆,各派几名战士把守。
   总攻的序幕一拉开,各路云梯缓缓逼近城墙。梯子上的叛军居高临下,心情无比激动。
   近点儿,近点儿,再近点儿……眼看叛军就要跳到城墙上了!
   只见三个一组的第一个洞里,长杆倏地伸出,杆头上安装着硕大的铁钩子,一下子就钩住了云梯。紧接着,第二个洞里伸出同样的杆子、铁钩子,也把云梯牢牢地钩住,两根长杆使云梯前后动弹不得。就在这时,第三个杆子也伸出来了,与前两个不同的是,这根杆头装的不是铁钩,而是一个大铁笼,笼子里是熊熊火焰。就这样,云梯被拦腰烧断,云梯上的叛军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一时间鬼哭狼嚎。
   叛军阵中,集军事家与发明家于一身的尹子奇,把仅剩的一只眼瞪得溜圆,为什么会这样?
   随后,尹子奇吸取经验教训,又研发了一款攻城的钩车。
   战车上用铁索连接一个大铁钩,利用机括弹起来甩上城墙,专门破坏墙上敌楼,钩子所经之处,敌楼无不崩陷。张巡立即还以颜色,准备一根大木,在大木末端安置连锁,并在锁末安装一个大铁环。当钩车再次攻城时,守军就用大木末端的铁环套住钩车的钩头,将钩车拔入城内,折断钩车的钩头。
   其后,尹子奇又造木驴车攻城。张巡则把大量融化了的铁水当头浇下去,木驴毁于一旦。
   最后,尹子奇累了。在雎阳城的西北角不断堆砌沙土袋和木材,企图构筑成台阶,再登上城去。殊不知,每天夜里,张巡都带人将松明、杆蒿一类的易燃物从城头扔在这座人造假山上。叛军不知就里,尹子奇一声令下,纷纷呐喊着爬上假山坡道,唐军立刻投出无数火把,一时间烈焰腾空,烧死叛军无数。这把大火一连烧了二十多天才灭。
   尹子奇终于认怂。他不再攻城了,只想困住张巡,以及防止被偷袭。于是,在城外挖了三道壕沟,并围上木栏,连防带困的意图。尹子奇在外面挖,张巡就在里面挖,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别想进来。至此,战事进入胶着状态。
   然而,一直坐吃山空的张巡扛不住了。
   最后的战场
   至德二年八月下旬,经过一个多月的拼杀,睢阳守军仅剩六百多人。可悲的是,多数士兵并非死在敌人的刀剑之下,而是被活生生饿死!
   睢阳城内,树皮都被城中军民吃光了。
   萧条的城市街道上,一个老人艰难地拄着一根枯树枝,摇摇欲倒,而他身边早有一群人贪婪地围观着。终于,老人体力难支,倒下了。围观的人如同非洲大草原的秃鹫,一拥而上,瞬间,便将老人撕扯分食。
   这是一千多年前睢阳城内真实的一幕!
   正史中有着这样记载:尹子奇攻围既久,城中粮尽,易子而食,析骸而爨。文言文言简意赅,其简单的文字却让人毛骨悚然。看着手下饥饿的将士,张巡最终挽出他的爱妾,对众将士说道:“诸君经年乏食,而忠义不少衰,吾恨不割肌以啖众,宁惜一妾而坐视士饥?”说罢,一刀捅进了那位可怜女人的心脏。将士们都惊呆了,一个个睁大布满血丝的眼睛,接着,长跪而泣。人肉熟的那一刻,睢阳的上空弥漫着一阵阵奇特的肉香,可众将士谁也不肯动筷子。张巡大怒,带头把颤抖的手伸向香气四溢的烧烤。
   再饿时,就不必张巡动手了,自己到城里去抓女人煮了吃,女人吃完了,就吃老人和孩子。用《旧唐书》中的语言概括就是:“乃括城中妇人;既尽,以男夫老小继之,所食人口二三万,人心终不离变。”
   直到尹子奇攻破城门那一刻,城中数万百姓仅存四百多人。一座曾经人丁兴旺的城市,如今竟然仅剩几百人,而死去的人中,竟然有两三万人是被自己人煮来吃掉的,何等惨烈!
   至德二年十月初,见睢阳城里毫无动静,隔着三道堑壕的尹子奇似乎嗅到了胜利的气息,他开始了试探性的进攻。这时城中守军仅剩四百来人,且非伤即病,站都快站不稳了,更不要自卫反击。
   尹子奇旁若无人地搬出了老套的战术——用普通的云梯攻城。叛军们呐喊着从许远的防区率先突破,几乎没有遇到任何反抗。据说,叛军破城时,城内军民用手指头一碰就倒。许远被俘。
   在尹子奇做出试探性攻击那一刻,张巡就知道在劫难逃了。看着潮水一般涌入的叛军,他拔出佩剑就要自刎。叛军一拥而上,张巡被俘。
   至德二年十月九日,睢阳陷落。尹子奇、令狐潮得胜入城,“尽屠城中人口”。
   一切言语在这里,都显得太苍白无力。为这场拉锯战中牺牲的,饿死的,被吃的鲜活生命,敬上一杯酒吧。但愿他们在另一道轮回里获得圆满,远离硝烟战火。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中华尹氏宗亲总会 二维码 扫一扫 chinayinshi

      
    Archiver|手机版|

GMT+8, 2018-12-19 05:17 , Processed in 0.044664 second(s), 22 queries .

© 2001-2011 Powered by Discuz! X2.5. Theme By Yeei!

回顶部